一只狸

欢迎小可爱们来戳狸团
微博@一美爱吃脆脆鲨
qq 一只狸 2876647241

就是这个,接上一条。

【AH】转世


Hank走在天堂转世之路上。解脱了,终于解脱了,他这么想着。


他终于看到天堂了,其实也不过如此。果然不出他所料,走在他身边的大多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虽然大多还有所牵挂,但也乐得能重走一遭。


而他却这么独特,黑发美目,唇红齿白,还带着特殊的学霸气息。谁都猜不到为什么他会选择离开。


下一世会是什么样子呢?他宁愿不要这么聪明的脑子了,他宁愿不要这么秀气的容貌了,他只想也活到白发苍苍耄耋之年。


“嘿兄弟!”一个洪亮的少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声音的主人快速跑了过来,“听说前面还要走很久很久,太无聊啦!能和你做个伴吗?”


Hank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对了忘了说,我的名字叫Alex!” 少年似乎总有不间断的活力,让Hank无法想象他和自己一样,现在只是个亡灵。


“Hank.” Hank觉得自己话太少了,有点尴尬,于是只好抬起头,准备等着对方继续说出下一句话。


只是在注视Alex的瞬间,他发现了对方脸上大大小小的擦伤和淤青。他愣了一下,随后翻出了口袋里生前留下的创可贴。


“给...给你,虽然好像不够用...” Hank觉得自己有点唐突了,正准备收回手,手中的创可贴却被Alex接过了。


“虽然我现在真的一点都不痛,不过还是谢谢。” Alex笑了起来,拍拍Hank的肩膀。


两个人很快就成为了朋友,虽然他们看起来天差地别。Hank的世界堆满了书,Alex的世界堆满了各种游戏。Hank喜欢安静地坐在窗边读书听音乐,而Alex就喜欢整天在操场上翻滚跳跃地折腾。那又如何呢,这不妨碍他们产生共鸣。在这条孤独不回头的路上,他们走到尽头就会忘记彼此,开始新的生活。


“Alex....”天堂的夜晚没有星星,于是Hank只能看着黑漆漆的路面对Alex说话,“你介意说说你是因为什么....”


Alex沉默了很久,久到Hank以为他要消失了。“对不起,你不说也没关...”


“家暴。我爸爸是个赌徒和酒鬼,他只会在醉生梦死后拿我撒气。” Alex指了指自己的脸,“这是最后一次,我太疼了,没有忍住。”


Hank实在难将乐观活泼的Alex和一个受尽虐待的无助孩子联系在一起。


“你呢,Hank?”Alex也问了起来,“其实我一直也没看出来你为了什么,只是你有时候看起来有点...忧愁。”


“校园暴力。我被班上所有人孤立,看不起。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他们说讨厌我被老师当成批评教育他们的正面典例。最后一次,五个男生把我逼上了天台,他们反锁了回去的门。我回到家后一时想不开...”


Hank说到这里觉得自己又想哭了,抹了抹眼睛才发现原来现在的自己是不会有眼泪的。


“其实我现在挺后悔的。我很想念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一定很难过。还有Charles,他是我唯一的....不,曾经唯一的朋友,他也会难过的...”


Alex抱了抱他,“没事的bozo,没事的...我们很快就会到了,一切就会好起来。”


“Alex!” Hank表情突然严肃起来。


“怎么了?”


“我以前听说过了那里我们就不会再有这一世的记忆了,可是...我不想忘掉你。” Hank转动了几下眼球,“这样吧,我们有个暗号,要是我们再相见,我就叫你Havok。你叫我...”


“我叫你Bozo。”


“好吧好吧,你记得住就可以。”


“一个个过,排好队。” 守门人拦住了想和Hank手拉着手一起走过去的Alex。


“Alex,一定要记得我啊!” Hank回头对着他大喊。而Alex很可恨的直接对他大喊“BOZO”



“你的能力是什么?”


Hank腼腆地脱了鞋,然后倒挂在了灯上,晃了几下。


“Bozo。” Hank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摔在了地上。那人却开心地笑了起来,毫无歉意。


“我叫Alex,以后你们可以叫我Havok。” 然后他傻呵呵地走到院子里开始用冲击波劈雕像。


而六个人中只有Hank和Alex本人觉得自己超级帅超级酷。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在哪儿见过你。” Hank小声嘀咕了一下。


“嘿!Hank,你这个搭讪的套路是不是有点旧了?” 可恨的Alex凑了过来,“不过我还挺喜欢的。”



————————


灵感来自一个小漫画...

我会在下一条发出来的!【就是因为你不知道怎么搞链接吧....】

【EC小段子】16

某日,某学府内,某教授与某磁王上演着数十年如一日的戏码。


“Goodbye,my old friend…”  Charles不舍地和他的老相好道别。


“Goodbye Charles...” Erik心想着其实自己只是去镇上卖个废铁换点零花钱而已,但还是深情地回复了Charles.


直到飞到镇上他才用他那奇特的思路品味出查查这句话里的深意。


“Charles!你居然今天就嫌弃我老了?! 你昨天下棋还只叫我 FRIEND!”

我终于体会到一整夜一分钟没睡着的滋味了

我现在还能活奔乱跳的我都觉得自己是回光返照

【AH】love story



01
Hank是在五岁时和六岁的Alex认识的,那并不是一个美丽的初遇。

Hank那时候总被有着一颗少女心的妈妈打扮地漂漂亮亮,甚至有时候还头戴粉红蝴蝶结。外加他本人软萌可爱,唇红齿白,总叫人一时难以分辨。

Alex就是这么一个中招的小朋友。爱美是人的本性,Alex也是如此。当他看到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叔叔阿姨带着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妹妹,一颗火热的小心脏就蠢蠢欲动。

机会终于来了。一次Alex终于在邻居家的院子里看见了落单的Hank,一个人拿着蓝色的长毛绒小野兽玩耍。

趴在矮围墙上许久,Alex终于鼓足勇气准备和漂亮的小妹妹打个招呼,完整的一句话还没出口,一句怒吼就从厨房里传出:“谁!”

Alex被这突发的变故吓得从小围墙上摔了下来,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回过神,就已经被从厨房中冲出的人影用一种怪力提了起来,扔出了围墙。

Alex抱着他那蹭红了的小膝盖,欲哭无泪。

围墙里,“怪力男”一把抱起了Hank就准备回房间。

“Logan!你把人扔出去了,他会死掉吗?”Hank睁着他的蓝眼睛看向外面。

“他活该,而且这墙甚至不超过一米。”

“好吧,哥哥。”

Alex荣幸挂彩回到了家,一脸悲愤地向父母诉说了命运的不公。当他从忍不住大笑的父母嘴里得知了“那个漂亮小妹妹其实是个男孩,而怪力男是他哥哥”这件事后,他绝望了。

02
14岁的Alex拥有了青少年各种不同种类的中二。

有一天,他脸上洋溢着诗情画意,并趁化学老师不备,从实验室偷拿了一只空试剂瓶。扯了纸,七七八八地写了些东西,随后Alex郑重地塞上了瓶塞,来到了学校后的小河边。

他小心地把这只光荣的试剂瓶放进了水里,并目送着它漂向远方......然后他看到自己的漂流瓶被一只可恨的手截胡了。

“嗯...Alex,虽然真相可能让你难以接受。我还是得说,这条河是条断头河。” Hank强忍着笑意,竭尽全力表现出惋惜的神情。

“别瞎凑热闹Bozo,赶紧还给我。”Alex满脸涨红着走了。

03
17岁的Hank在好友们的鼓励下终于在某个月黑风高夜向Alex表白。

“Alex,我...”Hank在黑夜的掩护下仍踟躇着,生怕这一份压抑的情感会毁了他们多年的亲密无间。

“我也喜欢你。”谁知原来是双向的爱慕。

他们曾都担忧过对方无法接受,小心翼翼,苦心经营着友情,却不知道恋爱可以来得如此顺风顺水。

他们在情动间享受着一个又一个吻,在无数个夜晚缠绵悱恻,相拥而眠。

04
已过而立之年,此时的他们双双在曾经就读的中学任职。Hank是化学老师,而Alex是物理老师。全学校的学生都知道他们是一对。

Alex的学生中,有个像极了年少时的他,名字叫做John。没错,就是...一样的中二。

有一天,他从Hank课上偷拿了试剂瓶,塞了小纸条,当做了漂流瓶。Hank见到了,却也没刻意阻止。只是暗地里喊了Alex,暗中围观这历史的重演。

果然,一个叫Bobby的学生就在不远处接住了他的漂流瓶,并告诉了断头河的惨痛真相。John羞赧地看起来快着火了。

突然,Alex想起了他曾经的化学老师Charles。当时的他一定也看到了自己吧,只是和Hank一样,宽容地任由他们无伤大雅的闹腾。而当时的物理老师Erik,可也和Charles是一对...

“你当年往瓶子里塞的是什么话?”Hank打断了Alex的遐想。

“怎么过了这么多年才问?”Alex笑看着他的爱人。

“好奇心不分年岁!”

“想遇到喜欢的人。”Alex偏过头看着Hank,他的眼睛里只有两个小小的Hank的倒影,“而这个愿望实现得太快了,在你接住它的一刹那。”

fin

————————
七夕快乐!
————————
又私设了Logan是Hank哥哥啦
给大家发小甜饼嘻嘻嘻
很久没写了,文笔复健中
这篇就送给千子啦!@Sisdemier 

两张自制壁纸,希望喜欢

我收到子衿太太的兔兔本了!【想艾特纸巾太太但是不造为啥没能成功】

超开心的!!太可爱啦

这首歌 每句话都很适合锤基

听的感动地有点想哭

锤基 在我心里 永远第一位的是割舍不掉的兄弟之情,之后才是其他。

You'll be the one to rescue me.

这样真好hhh
我可以天天吸铁虫了

【铁虫】ice-cream war


本篇又名屎大颗冰激凌之战

都冰激凌啦,当然是甜甜的

——————优雅的分界线——————

Peter最近迷上了吃冰激凌,因为他的Stark先生近期大开冰激凌连锁店。

而他不知道的是,Stark先生是在听到他的“天好热,好想吃冰激凌”吐槽后,才在全纽约各个角落开店的。顺便一说,皇后区开的有些密集。

那该死的占有欲让他完全容不得他那可爱的小男友随随便便地买冰激凌吃。没错,连吃冰激凌都要和Stark沾上关系。

在连吃了三星期的招牌特色 红黄相间的“阿爸冰激凌”后,Peter 决定每天轮换新口味。

第一天,“大盾老冰棍”
第二天,“最强绿豆雪糕”
第三天,“救世主布丁”

..........
Peter一开始是很兴奋的,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问题。

难道Tony把他忘了吗?

当Peter气鼓鼓地质问为什么没有“蜘蛛侠冰激凌”时,Tony决定好好逗逗他的男孩。

“你觉得以蜘蛛来命名冰激凌有好销量吗?”

“那...那纽约好邻居也可以的!”Peter并不想就此罢休。

“哦,可是红蓝的配色和大盾老冰棍重合了。还是不行,不行。” Tony皱着眉,假装犯了愁。

“Well,it's ok...”

眼看着男孩是真的失落了, Tony赶紧将人拉进怀里。

“Hey,Do you know Tony Stark is selfish?”Tony揉了揉小男友的头发。

“No?” Peter一脸疑惑地转过头。

“蜘蛛侠的味道,只有钢铁侠才能尝。你说是不是,Peter Stark?” Tony满意地看着Peter 把脸藏起来,只剩下红红的耳尖。